究极新闻站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中联重科:法律会让真相告白于天下_1

发表于:2019-06-09 14:04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近日,国内工程机械巨头三一集团计划迁都北京的消息被各大媒体热炒,引发各界关注。针对三一迁都的真正缘由,可谓众说纷纭,猜疑之声甚嚣尘上。

  11月29日,《环球企业家》刊发的《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更是将国内工程机械另一巨头中联重科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面对三一咄咄逼人的气势,中联重科于当日在第一时间对外发布声明,称该文虚假不实,并将诉诸法律。

  在间谍门事件中三缄其口的三一为何会突然发力,将矛头对准中联重科呢?同为国内工程机械巨头之一的中联重科为何会躺着中枪?这到底是三一的金蝉脱壳之计,还是确如其言之凿凿呢?

三一迁都金蝉脱壳,打着道义的幌子强攻竞争对手

  近日,三一迁都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成为当下热议的话题。11月29日,记者收到的一份三一重工宣传部有关起诉奥巴马的新闻材料显示,为了维护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形象,三一于11月28日就美国子公司Ralls风电项目受阻起诉美国总统奥巴马,该案一时成为国内外媒体的报道焦点,三一也借机向外展示了其毅然走向国际化的中国形象。

  另一方面,刚刚陷入间谍门泥潭的三一重工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总部从长沙迁都北京。

三一为何要背井离乡迁都北京?

  梁稳根在接受某财经杂志采访时表示,为了三一和中联的长远发展,三一决定以迁都改变紧张的竞合关系,处于这样的非理性恶意竞争环境下,三一不可能获得长远发展,产业理想更无从实现;中联也不可能将精力和智慧放到正常经营上来,成长为真正的优秀企业。

  紧接着,三一不堪忍受中联重科恶意竞争、湖南投资环境恶劣、三一恨别长沙等话题成为三一迁都媒体炒作的焦点。

  三一背井离乡是生存环境太恶劣,恶性竞争使其出走长沙?

  三一难道真心情愿把湖南大本营拱手让给同城竞争对手中联重科,让其将精力和智慧放到正常经营上来?

  谁又能说三一不是借间谍门之题发挥,拉中联重科下水,为其迁都找到一个合理借口,上演金蝉脱壳戏法?

三一究竟上演了什么样的金蝉脱壳戏法?

  媒体报道,引发三一迁都的原因是间谍门事件,媒体报道三一重工采取非法手段窃取竞争对手商业情报,甚至连在校的大学生都不放过,培训他们进入三一集团或潜入中联重科,从事商业情报间谍工作,它不仅损害了三一自身的信誉,更为恶劣的是断送了这些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的前程。而这些年来,三一窃听门、行贿门等行贿官员、扰乱市场的闹剧丑闻不断,另外,之前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三一和中联两个企业不相上下,现在面临行业下滑,三一必须面对被中联全面超越的状况。加之这么多年来快速粗放式激进发展导致内部矛盾重重等等,而金蝉脱壳似乎是三一摆脱这些霉运的上策。就好像一个表现很差的人在原单位呆不下去了,转换到新的单位没人再追究它原来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以洗刷过去的污点。

  然而,三一却借迁都之名,猛烈攻击竞争对手中联重科,说是中联重科恶意竞争逼走了三一,大打道义牌,成为在道义上的赢家。

  近日,梁稳根在《环球企业家》杂志《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中说:别人发展是靠利益,我们是靠道义,道义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呢?我不知道。你以为我有钱,牛,能呼风唤雨吗?可事实真的不是那么回事啊。

  事实确实不是这么回事,20多年前,三一把当年的小厂从娄底涟源举迁长沙,20多年后的今天,三一已从当年的一家小作坊成长为一家世界级工厂,湖南的三湘四水成就了三一称雄全球的梦想,当湖南人民分享着三一上百亿利税的成果时,三一却要迁都北京,道义何在?三一未获路条先签约普茨迈斯特,让拿到路条的中联重科措手不及,道义何在?三百亿H股融资告吹,嫁祸行贿门事件,道义何在?间谍门事件让三一的竞争对手中联重科商业秘密惨遭泄露,销售业绩遭受重创,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断送前程,走向犯罪的深渊,三一的道义何在?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坦言,三一就是打着道义的幌子金蝉脱壳,让中联重科躺着中枪,让湖南经济在寒冬中遭受重创。其实,湖南把三一看得很重,因为三一的发展对助推湖南经济起到了积极作用,特别是三一与中联的同城竞争,在长沙诞生了两个世界级的企业,成为湖南乃至全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典范。

  据记者了解,仅2011年湖南省机械装备工业规模企业完成销售产值6024.82亿元,在全国的排位由2006年的第17位上升至第9位;单就销售收入而言,今年前三季度,三一重工实现营业收入406.99亿元,但同比下滑1.46%;而中联重科实现营业收入391.08亿元,同比增长17.77%。湖南近年来的工程机械发展迅猛发展正是得益于这种同业竞争环境带来的规模效应。

  特别是对三一这样的大型民营企业,湖南更是高看一等,随着四化两型、法制湖南的进一步推进,良好的民营经济投资环境成为湖南一张崭新名片,吸引了一大批民营企业家投资湖南。三一作为湖南的纳税大户,在很多方面都享受着湖南的阳光雨露和特别待遇,无论在政策层面、税收政策、资金扶持和土地出让等方面都是一路绿灯,在三一这样一家民营企业里,梁稳根和向文波两人都是全国人大代表,梁稳根还是党的十八大代表,中央领导来湘调研视察多次被湖南省委省政府安排到三一指导,这样高的政治待遇在湖南的民营企业中是不多见的,三一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在湖南所享受的待遇非一般国企所能比,湖南把三一简直就是当爷看。湖南一位政府官员对记者说。

  数据显示,三一集团上市公司三一重工占地面积就达到1500余亩,2009年启动的三一起重机产业园占地4000亩。三一在湖南其他地州市还拥有更多的土地资源,从补助金额方面看,根据公司年报,2011年,三一重工获得湖南省政府财政补助9亿元,而中联重科获得政府补助仅为1.89亿元,前者是后者的近5倍。

  然而,面对三一对湖南投资环境的质疑,湖南省政府仍旧力挽三一将总部留守长沙。12月2日,湖南省副省长韩永文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我们现在还在做工作,希望三一重工继续留在湖南发展。

  三一迁都有企业自身发展的考量,用三一自己的话说是国际化的需要。梁稳根在十八大期间的一场集体采访时表示,国际化是三一的第三次创业。三一今年的国际化收入是100亿元,只占到销售总额的15%,我们希望五年以后,国外市场的销售额要占到三一销售总额的40%-50%。

  12月4日,据权威人士透露,三一集团当日下午在总部新食堂四楼召开职能总部全体员工大会,宣布迁都北京事宜。另据三一内部人士透露会上三一管理层已正式向北京市政府申请将三一集团和三一重工的注册地迁往北京,但生产基地将留在湖南。三一迁都已基本板上钉钉。之前,三一为何又要说是竞争对手的恶性竞争导致三一做出如此下策?三一的金蝉脱壳迁都北京为何要让中联重科躺着中枪?

中联躺着中枪,疲于应对,我究竟招惹了谁?

  前不久,《环球企业家》杂志以专访三一集团梁稳根、向文波、袁金华、梁林河等高管人员的形式,对中联重科进行了大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虚假不实的报道。中联重科严正声明,从成立之日起,中联重科一直将诚信、守法作为企业经营的基本准则,文中所述,纯属无中生有、恶意中伤。11月29日,中联重科针对《环球企业家》在网络上发布的《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发出严正声明保留对恶意中伤者法律追诉的权利。

  11月29日,《环球企业家》发布的《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在各大网站广为流传,文章以独家专访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总裁向文波等人的形式进行的报道,其中描述大量中联重科采取非法手段进行竞争、以及湖南省政府公检法等核心部门违法违规的行为,但该文记者并没有对文中所述事实去采访中联重科或相关部门进行求证核实。

  该文着重点出了三一针对中联重科的三个指控:

  指控一,2011年4月19日,同城竞争对手一手炮制的行贿门事件,令三一H股上市融资计划告吹,行贿门曝出的次日2011年4月20日一天之内,三一股价跌幅就高达4.30%,创下2011年1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成交量高达28.18亿,亦创下当日沪深两市之首,三一市值蒸发近60亿元。

  指控二,2012年3月6日,三一认为竞争对手设局,以莫须有式的搜捕与调查,戕害梁稳根家人。

  指控三,2009年,中联重科就曾炮制的三一重工间谍门事件,将企业间普遍存在的经营信息收集活动上升为间谍活动。

  此文针对中联重科的指控一见网,中联重科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被业界视为行业垄断者恶性竞争的始作俑者。

  11月30日,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连发多条微博力挺《环球企业家》的报道,并再次强调三一搬迁原因是避免同城恶性竞争,并表示:该报道客观反映了三一这几年的遭遇,所写的事件是真实的,而且实际情况比这个更复杂,愿与各界朋友共同探寻幕后更多的真相。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联重科法务部门人士认为:我们做企业要敬畏市场,敬畏国家的法律法规。我们要用事实说话,用法律捍卫我们的权益,那些中伤毁谤中联的事件,在公安、国安、海关都有案底可查,不用中联说话,也不用三一说话,相信法律会让真相告白于天下。。

三一间谍门事件,躲不过的三宗罪

  三一在发出要迁都北京声明前,一份来自中联重科、名为《工程机械行业之耻:三一重工三爆商业间谍案》的内部材料在各大网络论坛被疯狂传播。

  面对这份详实的材料,在《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中,三一重工多位高管也并未正式否认过其自2009年以来采取多次非法手段,窃取中联重科商业秘密,深陷受贿门间谍门等诸多指控。由此看来,不胜其扰的到底是中联重科还是三一重工?

  在《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中,仅用了一段不足两百字的文字提及中联重科的间谍指控,在刚刚结束的十八大会议期间,中联重科称三一在湖南农业大学等本地高校物色商业间谍,警方随后直接前往三一总部进行跨境抓捕,具体由常德市汉寿县詹纯新家乡的公安部门实施。而对此案件,湖南省、长沙市等公安部门却一无所知。在旁人看来的,以受害者自居的三一为什么不能拿出更具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证明其清白呢?为何仅仅不痛不痒地提出了对管辖权限问题的怀疑?

  针对上述怀疑,湖南汉寿县公安局网监大队公开对媒体作出了回应:由于案件发生地处于中联重科汉寿工业园,因而汉寿警方来办理此案是没有问题的,不存在超出管辖范围的问题。

  据悉,其实早在2009年5月22日,三一重工就成立了以收集竞争情报,监控市场动态,为三一重工高层决策和集团战略的制定提供重要依据为目的,直接受命于三一重工高层的新洛普咨询公司。直到2009年8月21日,长沙市公安局以新洛普咨询公司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侵犯商业秘密罪、对国有企业工作人员行贿罪、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等罪名,查封了新洛普咨询公司,并刑事拘留了新洛普咨询公司的文成,此为三一第一宗罪。

  2011年5月,三一重工市场信息科科长杨树岩,以每月10万元的价格,雇佣北京某信息公司的情报部经理韩某某,要其用非常规的手段,搜集中联重科的商业情报。2011年6月8日至27日,中联重科办公自动化(OA)系统频遭黑客攻击,大量商业秘密被窃。经长沙市公安局侦查,再次侦破三一窃取中联重科商业秘密案,此为三一第二宗罪。

  2012年11月6日,三一重工市场部情报人员黄镜明因涉嫌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2012年11月9日,三一重工市场部副部长刘兵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已相继被案发地的汉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2年11月5日,同案的甘翰宇被案发地的汉寿公安局移交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监视居住,此案正在深挖中,是为三一第三宗罪。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怎么会对这么尖锐的指控只是发出一些隔靴捞痒式的回应呢?

  由此看来,一系列间谍门事件仍是三一重工躲不过的三宗罪。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ty-pdl.com/xinwen/1501.html

栏目:新闻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